塌方式腐败攻陷南阳地税

文/长枫

地处豫鄂陕三省交界地带的河南省南阳市,是楚汉文化的发源地,西汉时即为全国六大都会之一,东汉时亦为光武帝刘秀的发迹之地,故有着“南都”、“帝乡”等美誉。这里在三国时期还是诸葛亮“躬耕陇亩”和刘备“三顾茅庐”之地,并曾孕育出了“科圣”张衡、“医圣”张仲景、“商圣” 范蠡、“智圣”诸葛亮、“谋圣”姜子牙等历史名人,因而成为国务院确定首批对外开放的历史文化名城。如今的南阳市也是豫陕鄂区域性中心城市及河南省域次中心城市,曾先后荣膺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国家园林城市、中国十大最具创新力城市、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国家新能源示范城市等一连串荣誉称号。据河南省社科院2014年公布的《中原经济区省辖市综合竞争力评价报告》显示,南阳市已连续三年蝉联中原经济区30省辖市第四名,并仅次于郑州、洛阳而在河南位居第三。相关资料还显示,以“崇文、向善、思进、担当、奉献”为城市精神的南阳市,不仅历史悠久、文化璀璨,且资源丰富、聚宝藏珍,近年来更是交通便利、通讯畅达,还取得了经济提速、实力增强的骄人成绩——仅在工业领域,曾是农业大市的南阳便已经形成了新能源、光电、电力、油碱化工、机电制造、超硬材料、纺织等诸多优势产业,并拥有各类工业企业达13万多家,工业门类达39个、产品3000余种,迄今共获得了5个中国名牌、26个河南名牌和30个河南优质产品称号……

有道是“水肥鱼壮”,南阳税务系统的相关职位向来被当地官场视为“肥缺”,能到南阳地税系统为官更是不少当地干部梦寐以求的“雅遇”。不过在最近一段时间里,南阳地税系统却突然爆发了“塌方式腐败”的惊人窝案,包括26名局长、副局长在内的大批地税官员扎堆倒在了反腐利剑之下,这便再度印证了将权力关进制度笼子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贪局长难禁诱惑85次受贿

新华社近日发布消息称,由于先后85次收受他人钱物,受贿钱物为138万元现金、30.7万元有价卡券和相关礼品,河南省南阳市地方税务局原党组书记、局长高[本文来自于www.abymall.cn]新运因犯受贿罪,被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处有期徒刑8年零6个月,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0万元。

身为正处级干部的高新运系中原汉族,于1962年9月13日出生,其户籍地为河南省三门峡市湖滨区,落马前担任南阳市地方税务局党组书记、局长,2013年曾被中华全国总工会授予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因涉嫌犯受贿罪,他于2014年8月2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1日被宣布逮捕,同年11月由方城县人民检察院向方城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后被方城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零6个月,并处没收财产10万元,没收其违法所得上缴国库。

高新运提起上诉后,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高新运在担任南阳市地税局党组书记、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多次收受他人贿送的钱物,共计138万元现金、22.7万元购物卡、4万元加油卡、3万元洗浴卡、1万元餐饮卡、黄金250克、照相机3部(其中一部佳能SDmark3相机价值2.03万元)、镜头一组(共6个,价值5.37万元)等,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但鉴于他系自动投案自首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且在窜理过程中已退还了全部赃款,依法可酌情从轻处罚和减轻处罚,因而在终审中进行了如上改判。

在南阳中院作出的( 2015)南刑一终字第00077号《刑事判决书》中,高新运疯狂受贿的85起丑行,桩桩件件都被记录在内,其中包括:南阳市宛城区地税局主任科员石某为了和高新运搞好关系,能在工作和岗位调整中得到高新运的关照,于2010年春节前到高的办公室送1万元丹尼斯购物卡,高新运收受了该购物卡;南阳市地税局发票管理局副局长周某某为感谢高新运在其工作调整(从社旗县地税局党组成员调整为该职)中给予的帮忙和关照,分别于2010年中秋节、2011年春节前到高的办公室送5000元现金和5000元购物卡,高新运分别予以收下i南阳市地税局纳税服务科科长安某为感谢高新运在其工作调整(从方城县地税局副局长调整为该职)中给予的帮忙和关照,于2011年春节前到高的办公室送5000元购物卡,高新运予以收下:南阳市地税局电税中心主任王某为感谢高新运在其工作调整(从南阳市地税局征管科调任该职)中给予的帮忙和关照,于2011年春节前到高的办公室送5000元现金,高新运予以收下:南阳市地税局所得税科科长唐某某为感谢高新运的提拔,于2013年、2014年春节前到高新运办公室分别送5000元现金,高新运均予以收下……

有爆料称,高新运在就任南阳市地税局党组书记、局长后不久,便于2010年春节前夕[本文来自于www.abymall.cn]收受了南阳市地税局油田地税分局局长张立宪和另一名干部张某丁分别贿送的1万元现金,后者明确表示希望能在干部调整中得到关照,高新运果真在短短两个月后便令这两名行贿人如愿以偿地升职,其中张立宪被调整为南阳市地税局党组成员、总经济师,张某丁则接替张宪立而被提拔为南阳市地税局油田地税分局局长。这一消息暗中传开后,到高新运的办公室去送礼的下属们便纷至沓来,有些干部一次送礼未达到目的就送第二次、第三次,直至把高新运完全“拿下”为止,经济上的稍许付出令他们都迅速走上了常人难以企及的重要职位,当然也就让他们同时获得了捞取更多“油水”的机会与平台,以便有更多的钱去向高新运买官。

为了能够借机受贿,高新运在2009年3月就任南阳地税局长后直到2014年8月案发这5年多时间里,曾先后8次调整干部,平均每8个半月就对该市地税系统干部进行一次“大洗牌”,不少普通干部都是在向高新运送出一定数额的贿金后,便在随后的干部调整中得到特别关照而被纷纷提拔重用,一些局所领导也同样凭借这一途径而被纷纷“补了肥缺”。尤其是2010年6月和2012年4月,高新运对南阳市地税系统的干部进行过两次较大规模的调整,共有38名行贿干部获得了新任命,而借此机会,他先后收受了40名干部的贿赂共计66.5万元现金,以及10万元购物卡和加油卡,不仅南阳市地税局各科室部门及下属16个区县的地税局、所均有干部向他行贿买官,行贿人中甚至还包括了当时南阳市地税局局领导班子6名成员中的3位副局长。正所谓“上行下效”,高新运利用干部调整收受贿赂的做法,随后在南阳市地税系统中不乏仿效者,买官卖官似乎成为了当地地税系统的一大“行业特色”,如南阳市地税局原副局长王晨煜便曾先后收受直属分局原局长周某某、高新区地税局原局长张某某、税务稽查局原局长李某某的贿赂,为这些人的提拔、任命提供帮助,最终也东窗事发。

高新运的贪腐之路上并没有什么单笔数额惊人的“大手笔”,其不到200万元的贿金也是由“涓涓细流”汇聚而成的。在他所涉及的85起受贿事实中,共有68起系南阳地税系统干部行贿,其中64名地税干部向他行贿就是为了调动工作或升迁,平均行贿金额仅为2.1万元。而这68名行贿干部中,涉及南阳地税系统的局长、副局长共有26人,其中24人行贿是为了升官。且在行贿买官的南阳地税干部中,只有2人之前是没有任何职务的普通干部,其余行贿者之前都有着一官半职,各县市区的地税局长、副局长及其他党组成员所占比例最高,约占了总人数的一半左右。稍加扫描还不难发现,约五成左右的行贿人选择在春节前或中秋节向高新运行贿,且多数人选择在事前行贿,仅有极少数人在如愿以偿后才给予“谢礼”。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大肆买官卖官的高新运不仅一直“顺风顺水”,2013年更是实现了“名利双收”——在这一年里共受贿51起的他,居然被全国总工会授予了全国五一劳动奖章,河南省地税局官方网站在公布他获奖的消息时评论称:“高新运紧密团结市局党组,带领全市地税干部职工,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抓班子、带队伍、严管理、重服务、求实效……在高新运同志带领下,南阳市局先后荣获全国文明单位、全国‘五五’法制宣传教育先进集体、河南省先进基层党组织等荣誉称号,多次被南阳市委、市政府记集体二等功,连年被河南省地税局评为目标管理优秀单位。”另有公开报道称,河南省纪委检查组于2013年5月在南阳市地税局参观了廉政文化走廊,观看了廉政文化建设专题片,并听取了高新运所作的关于廉政文化建设工作的汇报后,认为该局“将学习、读书、修德融入到廉政文化建设之中,使反腐倡廉扎根于每位地税干部职工的心中,彰显了廉政文化进机关的成效和生命力”。

全局上下均被腐败习气攻陷

从南阳中院公布的判决书和有关媒体的新闻报道中可见,因行贿买官而卷入高新运贪腐案的南阳市地税局机关干部,包括了南阳市地税局副局长王晨煜,党组成员、总经济师张宪立,总会计师祁俊峰,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华道汉,以及市地税局直属局局长周松山,契税局局长许旭、副局长陈某,发票管理局局长李某、副局长周某,涉外分局局长徐世君、主任科员杜某、李某,稽查局副局长马某、张某,流转财产行为税科科长余博,宣传科科长魏民,培训中心主任陈嘉辉,纳税服务科科长安某,电税中心主任王某,办公室主任史某,所得税科科长唐某,政策法规科科长徐某,综合科副科长杨某,工作人员周某等等。

与高新运一道被买官卖官的官场腐败习气攻陷的南阳地税系统各级干部,还有该市下属县市区地税部门的一些主要官员,如高新区地税分局原局长张某,副局长李某;油田地税分局局长张某,副局长白某、邢某、刘某;官庄地税分局副局长陈某;卧龙地税分局局长吴某;宛城区地税分局局长王某、副局长李某、姜某、王某,主任科员石某:内乡县地税分局局长郑某、曾某,副局长靳某、纪检组长杨某;镇平县地税局局长黄某:社旗县地税分局局长丰某,副局长张某、关某;唐河县地税局局长丁某,纪检组长张某,党组成员孙某;南阳新区地税分局局长王某、副局长李某、王某;南召县地税局局长杨某,副局长张某,纪检组长吴某;方城县地税局局长兰某,副局长买某,纪检组长张某:淅川县地税局局长宋某:邓州市地税局局长翟某;西峡县地税局局长郑某,纪检组长魏某;新野县地税局局长杜某,副局长徐某、李某:鸭河工区地税局副局长张某:桐柏县地税局副局长许某等等。

其实在高新运贪腐案终审判决之前,与之关联的南阳市地税局直属分局原局长周松山、南阳市地税局原副局长王晨煜,就因受贿罪而被南阳市唐河县人民法院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1年零6个月和11年。与高新运的贪腐行径相比,周松山、王晨煜之流一点儿也不逊色,如据司法机关公开的信息显示,周松山因在减少税务稽查、缓缴税款、降低土地开发价格等方面为相关企业提供帮助,曾借嫁女等机会大肆收纳相关企业老板送上的高额礼金,其中仅收受南阳市某房地产企业老板王某送上的贿金就达50万元,还曾收受过邓州市某企业负责人段某送上的15万美金;王晨煜夫妇则被查出在银行有着近千万元的资金流转,并且在南阳、海口、北京等城市的繁华地段均有数套房产,检察机关办案人员还在对其住宅进行搜查时,共搜查出贵重单反相机37部、珍贵玉石11个、价值3万元的茅台酒多箱,总价值达100多万元。

有报道指出,除了利用干部调整疯狂受贿以外,以高新运、周松山、王晨煜为代表的南阳市地税系统贪官,还通过随意给企业减免缓税收,为自己开辟出第二条致富之路,其腐败“窝案”不仅造成了上千万元的国家税款流失,也极大地削弱了税收工作公信力。如据判决书显示,高新运曾因此获得过北京科海机房工程有限公司河南办事处经理梁某、河南拓普计算机网络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某、河南省邮政公司南阳市分公司总经理吕某、铁通公司南阳市分公司总经理赵某、中信银行南阳分行原行长徐某等人送上的贿金,而后在涉税方面给予了行贿企业诸般关照。他手下的众多“税官”在收到相关好处之后,也损公肥私为行贿企业提供了各种各样的“便利”,而且不光“税官”们在贪,就连“税员”们也在贪,如唐河县地税局城关分局负责建筑房地产开发税收的管理员曾献科,就曾三次收受了唐河县宛东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送上的3.28万元贿金,于是便“慷慨”地为后者减少了大笔项目税收支出,如此公然给企业“减负”,最终致使国家税收损失达93.48万元,他也因此于2014年5月被唐河县法院以受贿罪、徇私舞弊少征税款罪、玩忽职守罪判刑5年零6个月。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10-05 15:26:22
上一篇:生态文明体改剑指管理乱象
下一篇:国际邮包中的“偷渡客”
网友评论《塌方式腐败攻陷南阳地税》
相关论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