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华语特有词语探析

黄华迎

语言随着社会的产生而产生,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变化,而语言的变化最先体现在词汇的变化上。马来西亚华语是多姿多彩的,表现在词汇方面是产生了大量的特有词语。本文列举了一些马来西亚华语特有词语,经过分析,发现这些词语借自汉语方言、马来语、英语和其他民族的词语,体现了马来西亚华语的多元性。同时,马来西亚社会的政治、经济、教育、交通、建筑等领域的发展所催生的大量新词语,更丰富了马来西亚华语语汇,体现了马来西亚华语的特色。

一、马来西亚华语特有词语的定义

所谓“特有词语”,即香港岭南大学的田小琳教授(1989)所说的“社区词”。特有词语最能反映各自特定社会生活及其变迁,常常无法在对方处找到对应词语,因为它们与特定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生活紧密相连。我们认为“马来西亚华语特有词语”概念没有“广义”和“狭义”之分。所谓“马来西亚华语特有词语”,是指反映和表达马来西亚特有事物或概念的,大多只在马来西亚范围内使用的,由马来西亚华人创造的,反映该地区特有的政治、经济、文化、生活、社会等诸方面的,其含义为马来西亚华人所理解的词语。例如:“巴冷刀”(一种马来式的砍刀)、“安娣”(对中年妇女的称呼)、“拨电”(拨打电话)、“排屋”(成排相连的私人住宅)等。

二、马来西亚华语特有词语的类别

特有词语的类型多种多样,有的反映本土事物,如特定政治制度下的政治名词、特定经济制度下的经济名词、特定自然人文背景下的活动词语等。我们从内容上划分,从以下六个方面举例说明。

(一)与政治经济、法律警务有关的词语

岸外银行、购兴、报穷、讼费、固本、巫统、后座议员、联名户口、三司、承顶等。

(二)与种族文化、教育体系有关的词语

大宝森节、巴冷刀、宋谷、峇迪、巫族、沙笼、国民型中学、年终假期、百慕达裤、华族等。

(三)与交通运输、房产建筑有关的词语

芭路、亚答屋、巴刹、铁花、半独立式洋房、祖屋、三万、艟舡、川行、永久地契、第二通道、店屋等。

(四)与行业职称、称谓语有关的词语

拿督、峇峇、娘惹、阿窿王、海峡土生华人、安娣、敦、副姐、暗牌、峇峇、财副、钱币兑换商等。

(五)与食品有关的词语

斋菜、咖啡乌、咖椰、峇拉煎、叻沙、喳喳、罗惹、捞鱼生、椰浆饭、九皇斋、肉骨茶等。

(六)与其他社会现象有关的词语

刍像、大伯公、多多、红字、阿嘎阿嘎、坐银望金、安哥、白象、够力、百家乐、版位、霾害等。

三、马来西亚华语特有词语产生的原因

语言的发展和变化在词汇方面最重要的一个体现是不断地产生新的词语,它与社会生活及社会心理关系密切。马来西亚华语特有词语作为一种语言现象,伴随着社会发展的需要而产生,与外部世界紧密联系。而外部原因是某事物与其他事物的对立统一,是外部矛盾。根据美国社会语言学家布赖特(W.Bright)提出的“共变论”(co-variance)的观点:“当社会生活发生渐变或激变时,作为社会现象的语言会毫不含糊地随着社会生活进展的步伐而发生变化。”(姚汉铭,1998)即语言与社会结构共变,也就是说社会是第一性的,语言是第二性的。语言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变化。

(一)社会生活的需要

语言发生变化的最根本原因是为了满足交际的需要,社会生活不断变化,在语言上的反映就是新词语的不断涌现。语言根植于社会,社会生活的发展变化对语言产生很大的影响,语言就像镜子一样灵敏地反映着社会的发展。从马来西亚华语特有词语来看,其内容涵盖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政治经济、媒体资讯、社会百态等,是社会生活直接、快速、全面的反映。正如英国18世纪著名作家约翰逊博士(Dr. Samuel Johnson)在《英语语言词典》(1755)前言中所说:“任何一种风俗习惯不再存在时,表示它的词语也将随之凋零;任何一种主张流行起来时,它不但改变了人们的实践,而且也以同样的比例革新人们的语言。”可见,社会生活发生任何变化,哪怕是很微小的变化,语言也随之发生变革,因为语言是社会生活赖以进行交际活动的最重要的交际工具。马来西亚华裔在马来西亚生活,接受了许多当地的新事物。在找不到对应的汉语词语的情况下,便吸收了外族的词汇,再创造出新的词语,以便能在生活中进行交流。如:“峇迪(batik)、三万(summons)、叻沙(laksa)、固本(coupon)”等外来借词。

(二)民族语言的融合

马来西亚华裔在马来西亚生活,长期与当地其他民族交流,因而产生语码转换的现象。一些词语即便能在普通话里找到其对应的词语,但因为长期与其他民族交流,马来西亚华裔也逐渐舍弃普通话的词语,而选择使用外来语借词。如:“巴刹(普通话为“菜市场”,源自马来语“Pasar”)”。马来西亚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多元民族文化同放异彩是马来西亚的特色,各色人种也让当地的语言状况更加丰富多彩,同时也对马来西亚华语的发展有着独特的影响。不同民族的联系、交往、接触必然推进语言的接触,而语言接触是多种语言文化交流的结果,是特有词语产生的因素和条件之一。萨丕尔(Edward Sapir)(2000)在《语言论·言语研究导论》中说:“语言,像文化意义,很少是自给自足的。交际的需要使说一[本文来自于www.abymall.cn]种语言的人和说临近语言或文化上占优势的人发生直接或间接的接触。”当今的马来西亚处在一个多元化的时代,国家和民族间的交往日益密切,语言的融合也不断加强,这促进了国家和民[本文来自于www.abymall.cn]族内的特有词语的产生。文化的传播受民族传统文化影响,在朝夕相对、共同生活的情况下,马来土族与华人通婚繁衍,产下男女后代“峇峇”(baba)和“娘惹”(nyonya)。异族通婚产生的“峇峇文化”也因此在马来西亚社会中传播。

(三)语言使用者的心理需求

马来西亚华语特有词语的文化内涵及本质是人们对创造特有词语所表现出来的社会观念、文化心态、审美取向等的具体表现。“由于人的语言能力和言语能力受到心理因素和社会因素的影响,人际言语要在特定的社会心理环境中进行,因此话语的生成和理解,话语信息的传递都要依赖于社会心理环境。所以结合社会心理环境研究语言和言语,是当代语言学的重要特点。”(王德春等,1995)社会心理可以说是一个综合体,既是民族文化及传统习惯的积淀,又是个人心理及社会环境的综合。个人的心理和行为总是趋同于社会心理。语言是思维的外在表现,人的社会心理变化必然对语言产生影响。人的社会心理是错综复杂的,导致特有词语产生的原因也是多方面的。以下我们从三个方面分析大众心理需求对特有词语产生的影响:

1.求新心理

马来西亚华语特有词语的出现,说明人们已经不满足于已有的表达方式,而是追求新的表达方式以填补语言的空位,满足人们社会生活发展的需要。

2.尚简心理

汉民族在语言运用上主张“言贵于省文”“文约而事丰”的简约之美。马来西亚华族同样追求简约之美。马来西亚特有词语的音节数,有不少是三、四个音节的。然而我们也发现,由于语言表达趋向简洁的定律,许多表达新概念的多音节新词语,以及通过意译而来的多音节词语,都缩略成双音节词语。如:“多多(多多博彩)、国中(国民型中学)、喳喳(摩摩喳喳)”等等。这不仅大大提高了信息传递的速度和效率,更体现了社会变化的快节奏和人们追求简约与实用的社会心理。

3.趋同心理

英国语言学家爱切生(Jean Aitchison)(1997)认为:“语言变化像传染病一样传染开来,因为人们有使自己的说话方式跟周围的人说话习惯一致起来的倾向。人们并不想传染疾病,但是人们却想跟他们正在模仿的人讲话一样,即使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这样做。”个人的观念与行为由于受群体的导向影响,而朝着与多数人相一致的方向变化,且与大多数人保持一致是为了得到安全感和归属感。正是由于趋同的心理动因,马来西亚华语特有词语才得以传播,并且为大众所接受。

四、结语

每一种语言都代表着一种文化现象,每一个地域民族也有其与众不同的语言与文化特征。马来西亚的多元文化特性不仅包含了不同民族的文化,也包含了不同汉语方言族群的文化。这种多元文化的独特现象对任何语言都有其独特的影响。马来西亚华人对自己的语言是忠诚的,同时也注重与其他语言交流融合。新造词语的产生是由社会新现象引起的。在这样的基础上,通过新造词语以及不同文化的相互交流和相互融合,马来西亚华特有词语更加丰富多彩,更具活力和生命力。

教育期刊网 http://www.abymall.cn
参考文献

[1]郭熙.马来西亚:多语言多文化背景下官方语言的推行与华语的拼争[J].暨南学报,2005,(3).

[2]潘碧丝.马来西亚华语与汉语标准语社会称谓语比较[J].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对外汉语教学与研究版),2008,(3).

[3]邵淑萍.马来西亚华语特色词文化初探[D].苏州:苏州大学,2011.

[4]汤志祥.论华语区域特有词语[J].语言文字应用,2005,(2).

[5]田小琳.现代汉语词汇的特点[R].香港国际语文教育研讨会,1993.

[6]汪惠迪.华文词汇教学须关注地区词[J].华文教学与研究,2010,(1).

[7]杨欣儒.马来西亚中小学语言文字规范化问题[J].华语桥,2003.

(黄华迎 重庆 西南大学汉语言文献研究所 400715)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09-19 11:28:20
上一篇:《红楼梦》英译本否定范畴翻译研究
下一篇:汉语中的反义同词现象探究
网友评论《马来西亚华语特有词语探析》
相关论文
Top